韩国将对欧洲入境者实行14天隔离
来源:韩国将对欧洲入境者实行14天隔离发稿时间:2020-04-05 02:04:01


那么,美国政府还能做些什么来促进统一的应对措施?作者们认为,“很明显,美国需要做的不仅仅是发布白宫和疾控中心的指导方针,因为自愿遵守是行不通的。联邦政府接管所有公共卫生命令将与美国的联邦体制不协调,但还有其他选择。”

因此,强有力、果断的国家行动势在必行。然而,“美国联邦政府的反应慢得令人担忧,对该病毒的性质和应对措施都混淆不清。”作者们在文中指出,各州和地方一直处于应对疫情的前方,但他们并没有统一行使公共卫生权力。由于基于科学的社会距离和有针对性的隔离措施只有在病毒传播的每一个地方都实施才能成功,因此缺乏跨行政区的协调合作已经付出了生命代价,未来还将继续付出这样的代价。

她们在文章的最后写道:在紧急情况下学习是困难的,但COVID-19疫情中得到的一个教训已经很清楚了,当流行病学家警告说一种病原体具有大流行的潜力时,高举地方自由旗帜的时候就结束了。而国家在流行病应对方面的领导作用只有在基于证据的情况下才能发挥作用。“至关重要的是,美国今后对‘COVID-19’的反应不仅要全国性的,而且要理性的。”新华社东京4月4日电 据日本广播协会(NHK)电视台报道,截至4日10时30分(北京时间9时30分),日本累计确诊病例达3139例,较前一日同期增加346例;目前累计死亡77例。

值得一提的是,Mello是健康卫生法学领域的领袖学者,其研究重点是了解法律和法规对卫生保健提供和人口健康结果的影响。由于其在研究领域的贡献,Mello在40岁时就入选美国国家医学院。

美国疫情日益严峻。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实时数据统计显示,截至北京时间8时16分,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为308850例,累计死亡8407例。特朗普早前曾不顾国内舆论反对,强调希望美国在复活节前重新开放经济。但在美国疫情数据日益攀升的情况下,他随后也松口称“这就是个理想罢了”。特朗普还宣布,把“社交隔离”措施延长至4月30日。

文中指出,美国的宪法将公共卫生的主要责任赋予各州,授权给各市和县。联邦政府的普通公共卫生法律权力较为有限,重点放在预防疾病的州际或国际传播的必要措施上。

“今天,我们发现处于相反的情况:联邦政府做得太少。”作者们在文中指出,或许是由于联邦政府官员对这一威胁的严重性在早期发表了误导性的声明,公众意见也一直在权衡利弊,不愿采取会给家庭和企业带来困难的措施。股市暴跌带来了进一步的压力,要求投资者保持冷静,避免对企业造成不利影响。

两位作者毫不留情地指出:这就是联邦制的阴暗面,它鼓励对流行病采取敷衍应对。美国的做法与韩国形成了鲜明对比,韩国通过迅速实施中央集权的国家战略,防止了社区间的广泛传播。而美国由于缺乏强有力的联邦领导来指导统一的应对措施,“很快就实现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的预测,即它将成为COVID-19疫情的新震中。”

【海外网4月5日|战疫全时区】美国疫情日趋严峻,美国总统特朗普称未来两周可能出现大量死亡。然而,他于当地时间4日再度谈及“重新开放经济”这一话题。

据美国广播公司4日消息,当地时间4日的疫情简报会上,尽管特朗普警告美国人“情况不容乐观”,并称死亡人数将在未来几天达到顶峰,但他还是呼吁美国重新开放经济。报道还提到,特朗普日前曾在推文中提到,“成立另一个白宫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重点关注经济和重新开放国家”。对此,特朗普在简报会上当面告诉记者,“正在考虑。”